杀妻骗保案受害者父母称“错在太善良”,还给入狱女婿送洗漱品 2019-10-02

    张洁曾经跟同学诉苦,“这段婚姻可能已经要到尽头了。”但她总是还想再挽回一下。她曾经说起过丈夫张轶凡发起脾气来变化特别大,连他父亲都管不了他。她还说过,张轶凡有一次发脾气,把自家汽车的挡风玻璃都砸了。

     “孩子不敢告诉我们,肯定是怕我们骂她。”张洁父亲说。随即他又补充说,“但我们怎么会骂她呢,大不了我们把孩子接回来”。

     文 | 易方兴

     编辑 | 楚明

     在女儿张洁遇害后的第50天,汤玉娥说自己“每天做梦都在想着这事”。说完这话,她又立刻低下头说,“女儿要真的给我托梦就好了”。

     女儿张洁在泰国普吉岛被丈夫杀死。夫妻两人体格悬殊。29岁的张洁身高1米6,丈夫张轶凡31岁,身高1米8,体重则超过180斤。泰国警方还原当时的案发经过:在普吉岛的度假酒店,经历激烈反抗后,张轶凡从背后掐住张洁的脖子,按进冰冷的泳池里。挣扎中,张洁的几个指甲盖都掰折了。

     张洁母亲说,这可能是女儿一生中唯一一次激烈反抗,“从小到大吃穿不愁,没经历过什么挫折,为人善良,很少有事情用得着去反抗”。临死前,女儿拼命抓破丈夫手掌虎口。这处伤口,成为张洁留给家人最后的信息。张洁一家人由此怀疑女儿的真实死因。

     后来得知的死亡方式,让任何熟悉张洁的家属都难以接受。张洁的尸检报告显示,“臼齿部位有手指刮伤,脖子、胸部、手臂均有伤口,眼膜,脖子、胸部有出血点,两边胸口部肌肉有淤青,第5根肋骨折断,肚子里有出血,肝有淤青并且撕裂,脾及肾两边有淤血。”这意味着死之前,她经历过丈夫的极端暴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张洁的死亡证明。 图 / 易方兴

     随后,张轶凡还被发现曾给妻子购买价值超过3300万元的保单,而受益人是他。

     几乎所有亲戚都在张洁墓前说了同样的话,“我会为你报仇的”。

     而这个“仇人”张轶凡,在两年多时间里,是他们家庭的一份子,被他们评价为“挺好的人”。

     1

     10月31日凌晨,张轶凡带着2岁的女儿从普吉岛回到天津。

     接他的是父亲张辉。在张父向张洁父母的描述中,那天张轶凡下飞机时就穿了件单衣,抱着孩子冻得缩成一团。张辉的第一反应不是儿子冻着了,而是“真想一脚踢死这个畜生”。

     天一亮,接到张洁死讯的亲戚陆续赶到张洁家里。张洁的大娘在楼下碰到一言不发的张轶凡,哭着抓住他的手臂摇晃着说,“你怎么没有把我们的小洁带回来啊!”

     以前见到她“大娘”叫得特别亲热的张轶凡当时面无表情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 张轶凡最初说出一个在张洁家人看起来难以置信的死因:泳池溺水。而张洁从小在天津塘沽长大,小学就会游泳,还跟表哥一起去水库游过泳。但当时他们仍然没往杀人上想。

     结婚时,张轶凡和张洁被认为是“门当户对”的一对。张轶凡的父亲是天津塘沽一家事业单位的领导,而张洁的父母则跟亲戚一起经营一家二层楼的海鲜酒店。双方家庭均是天津本地人,有多套房产,衣食不愁。结婚时,张洁的嫁妆是80万现金,张轶凡家则出了一套天津海河边的婚房。在长辈眼里,即便是孩子们都没有工作,二人也能照常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 婚姻生活只持续了两年半,以一种最惊惧的方式结束。10月31日那天,张轶凡独自带孩子从泰国回来后,张洁的大娘看到张轶凡在家里反复地走来走去,似乎在盘算什么心事。而到午饭时,几乎所有人都难过得吃不下几口饭,只有张轶凡一个人吃了很多。

     他的说法是,当天在下雨,孩子醒了,他进去哄孩子睡觉,小洁则在屋外的露天泳池游泳。他不小心睡着了,醒来一看,小洁已经溺水身亡,漂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 张洁父亲张仁俭问他,女儿身上有伤吗?他回答说:“没有。”此时,眼尖的亲戚已经看到张轶凡虎口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警方在张轶凡身上发现可疑伤口。 图 / 网络

     张洁父母第一次对女婿产生了质疑。在张洁母亲汤玉娥心中,一直觉得这个女婿“人挺好的”。女儿上下班,张轶凡都车接车送,没见他发过脾气,“这不就是好吗?”

     “你对我女儿好,我就要对你更好。” 张洁父母用这种方式回报张轶凡。家里经营饭店,张轶凡去饭店吃饭都是免费的。有孩子后,张轶凡不用操心,而老人可以帮着看管。这对夫妻今年10月说要去普吉岛散散心,张洁父母马上拿出1万块钱,嘱咐他们,“自己玩得开心就好,不用带东西回来”。

     特别是今年4月,张轶凡曾经想用假离婚的方式买一套170万元的学区房,以此首付能低一些。张洁父亲知道后,赶紧又拿出来60万,加上张轶凡父亲出了90万,足够全款买下房子,好让他们赶紧复婚。

     如今张洁父亲想来很后悔,“要是当时真离了就好了”。

     2

     11月1日,张洁的父母和张轶凡抵达普吉岛,同行的还有张洁的姑姑。为了不让张轶凡起疑心,张洁父亲说的是“要去普吉岛质疑酒店的管理失职问题”。

     姑姑说,一路上张轶凡都没什么异样。他们入住酒店后,张洁家属特地订了二楼房间,“担心张轶凡畏罪跳楼”。

     直到快见到张洁遗体之前,张轶凡突然发作,把门反锁住,对着张洁父亲下跪磕头。

     张洁父亲说:“那时他才承认说自己动手了,说打了我女儿,但说自己没有杀人,还说买了1700万元的保险(事后证明超过3300万元)。我说钱再多我也不稀罕,我就要我的女儿回来。”

     直到看到女儿遗体上的伤痕后,张洁父亲更加断定女儿是被杀害的。经过普吉岛警局一夜审讯后,张轶凡承认是自己杀了张洁。

     张洁父亲情绪失控,质问他:“你为什么要害我女儿!”

     张轶凡回答说:“不想过了。”

     “不想过你可以离婚啊,你放过我们孩子啊,你不能杀她啊!”张洁父亲质问他。

     张洁父亲总结自己的人生,“百分之六十是在为女儿活着”。他一直觉得对下一辈好,是老人的“义务”。“带孩子是一种义务,有了孙子孙女之后,带孙子孙女也是一种义务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张轶凡(最左)和张洁(最右)的全家福合影。 图 / 网络

     但这个父亲对女儿家庭的很多真实状况不知情。女婿没工作了不知情,患上糖尿病不知情,女儿跟女婿吵架了也不知情。

     张洁曾经跟同学诉苦,“这段婚姻可能已经要到尽头了。”但她总是还想再挽回一下。她曾经说起过丈夫张轶凡发起脾气来变化特别大,连他父亲都管不了他。她还说过,张轶凡有一次发脾气,把自家汽车的挡风玻璃都砸了。

     “孩子不敢告诉我们,肯定是怕我们骂她。”张洁父亲说。随即他又补充说,“但我们怎么会骂她呢,大不了我们把孩子接回来”。

     在家人眼里,张洁性格比较内向,话也不多。他们家是一个大家庭,年龄相似的年轻人有一个微信群,但很少在群里说话。张洁的表哥孩子刚刚1岁,他感慨,有孩子以后,“真的很少聚在一起了”。即便是在家庭聚会时,大家关注的是更小的下一代,张家人都不知道张洁婚姻的困境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张轶凡、张洁夫妇合影。 图 / 网络

     张洁对孩子的爱,家人都看在眼里。月嫂走后,所有的喂养,都是张洁来完成。张洁大娘说,每次孩子一哭,第一个放下手中任何事跑到孩子跟前的一定是张洁。相比之下,张轶凡则总需要被动催促。

     张洁的大娘曾经问张洁,你怎么就看上他(张轶凡)了?她觉得对方从长相上就不匹配张洁。但张洁说这是缘分使然。两人在第一次相亲时没成,但时隔不久,另一个不知情的同事又介绍他们俩人认识,张洁就觉得“缘分到了”。他们在2016年5月结婚,2017年2月就有了女儿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张洁和女儿的合影。 图 / 网络

     时至今日,张洁的亲戚努力回想各种细节——可能证明张轶凡的极端冷酷和危险,却又被他们忽略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 保姆说,有一天张洁在厨房里给宝宝做辅食,当时1岁多的宝宝头撞到门上,倒在地上一直哭,“但张轶凡无动于衷,继续躺在床上玩手机”。

     而姑姑则记得,有一次张洁表哥办聚会,本来约好夫妻带孩子一起去,结果张轶凡不想去,张洁也不敢大声反对,只是偷偷抹泪,小声说:“不是说好了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 而张洁的表弟想起来张轶凡在玩游戏时喜欢投机取巧,本来需要正面射击的时候,他非要绕一大圈躲在水里,等别人火拼得差不多了再出来捡便宜。

     但这些只是再细微不过的事情,并不足以给即将到来的悲剧预警。

     3

     对目前仍在泰国普吉岛监狱的张轶凡来说,很多事情仍然是谜团。比如,他花了10多万元打赏主播,8月份买了一个13700元的LV包;10月10日,他对家人谎称去北京培训,实际上却在福州一家希尔顿酒店消费了2560元,还花了1000多元买化妆品。他在台式机里存了共计158G的色情视频,购买过线上色情服务,还在电脑里留下一些裸聊截图。

     从今年6月开始,他陆续给妻子购买保险,至今一共买了至少18份保险,保额超过3300万元,而保险的受益人都是他。这些保单中的一部分被他藏在位于海河边的婚房里,被他父亲从被子里翻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张家人出示的保险合同。 图 / 易方兴

     这个婚房几乎没有生活气息,厨房里唯一能用的调味品只有醋,半碗甜面酱已经干了。张洁和丈夫婚后一直住在公婆家。案发前1个月,张轶凡常常撇开妻子和2岁女儿独自来此居住。张轶凡的房间里,有一本教人如何减肥的书,和一盒崭新没开封的哑铃。

     张洁被杀后,家人在找张洁的遗物时,发现首饰盒子都是空的。至于女儿结婚时有没有买钻戒,张洁父亲表示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 结婚后,张轶凡管理家庭财务,张洁要用钱需要向丈夫申请。这件事张洁的父亲是知道的。他和张洁的态度一致,对张轶凡表示信任,“毕竟他在银行工作,知道怎么理财。”

     事实上,张轶凡在2017年1月就辞掉了银行工作。近两年来,张洁的工资收入在维持这个家庭。她每月基本工资是5400元。

     张洁妈妈曾经担心女儿钱不够用,常跟张洁说,“我抽屉里放了些钱,你不够用直接拿就行,不用告诉我”。

     张洁总说,“妈,我有钱”。

     事后,他们查到张轶凡和张洁的银行卡信息,一张卡里余额为0,另一张里面只剩50元钱——张洁的80万元嫁妆所剩无几。

     在这段夫妻关系中,张洁似乎总是默默忍受的那一个。就连俩人4月份买学区房,两家都出了钱,但最后房产证上就写了张轶凡一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 她和丈夫的最后一次旅行,透支的也是她的信用卡。

     4

     11月15日,泰国警方发布了张轶凡杀妻的审讯结果。

     按照张轶凡的供述,他们来泰国两天,第一天住在机场附近的酒店,第二天搬到案发酒店。案发10月29日,晚上8点多,张轶凡说张洁不喜欢这个房间,吵架时打他攻击他,所以他忍不住了,就把她拉到水里用手压她。

     为了确保张洁真的死了,张轶凡甚至还把她留在水里一段时间,自己回到女儿房间睡觉。醒来后,他打电话给酒店服务员,服务员赶到后,看到张轶凡正在“抢救”受害人,用手压受害人胸口。

     但泰国警方称,嫌犯张轶凡供述的这个原因不应该是杀害受害人的原因。他们称将以蓄意谋杀罪起诉张轶凡。这是泰国刑法典中最重的罪行之一,如果成立,刑期为10年至死刑。

     在这之前,张洁父亲一度寄希望于将张轶凡引渡回国接受法律制裁,但他也明白,“死刑引渡难度太大”。

     这段时间以来,张洁的父亲忙着搜集证据。他挨个去保险公司索要保单,再到公证处公证。这是一个重复而繁琐的工作,但他不厌其烦。他打算把所有的数十份保单原件找齐,再去泰国,等待开庭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张父收集到的部分保险合同。 图 / 易方兴

     张洁的母亲想知道错在哪里,有些绝望地问,“就不能太善良了,是吧?”

     “善良,就是凡事都从别人的角度考虑。如果有错,第一时间从自己身上找原因。我们一家人都是这样的。”张洁父亲以一种格外沮丧的语气来解释这种“善良”。

     此时,这个父亲的人生已经被一件事填满:为女儿“报仇”。但他还是给普吉岛监狱的张轶凡送去洗漱用品。

     他说到女儿的婚事是同事介绍的。有记者问,是谁介绍的?他马上说,“这跟介绍的人没有关系,我们自己也没看出来问题”。

     失去女儿的这段日子里,大多数时间是沉默的。一天晚上8点,夫妻二人打开家里所有的灯,电视里播着谍战片。

     登门拜访的人通常是亲戚或是记者。张洁父亲会给每一个来客削苹果。他把皮削完后,把苹果一分为四,再挖去中间的果核,去掉两头的果蒂——他之前给女儿削苹果就是这样的。他削得相当慢,削的时候通常一言不发,只是不断地重复这个过程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张父、张母接受各家媒体的采访中。 图 / 易方兴

     让张洁姑姑感到心疼是,张轶凡和张洁2岁的女儿变得害怕听到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。问她,“普吉岛好吗”,她说“不好”。

     “为什么?”“害怕。”害怕什么?“怕爸爸,爸爸打妈妈。”

     孩子还会问:“爸爸妈妈去哪了?”

     屋里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 本文为每日人物原创,侵权必究。

     the end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Copyright © 2019 皇家88登陆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
翟明
地址:宁夏自治省银川市新市区镇北堡
全国统一热线:15249590589